来自 养生 2021-08-23 23:48 的文章

恶意篡改室友中考志愿温州一男学生因未成年被

 
 
日前,苍南县灵溪镇温州新兴学校发生一起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案件。该校毕业生徐某祥删除了同学小林的中考志愿,导致小林被分数较低的学校录取。案发后,徐某祥被苍南警方行政拘留6天,因不满16岁未执行死刑。
 
志愿填报的账号被盗,填报的志愿被清空
 
小林今年15岁,最近刚从温州新兴学校毕业,中考成绩580多分。7月2日,录取结果公布,小林被龙岗一所民办高中录取,这让他感到很意外。“根据孩子的分数和志愿者上报的情况,他应该会被苍南县邱智中学或者其他更好的学校录取。”父亲林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在自己的志愿者里填了10多所学校,而龙岗一所高中的分数线很低,所以最后一个位置是儿子随便填的,理论上他是不可能被录取的。
 
“根据孩子的分数和志愿者上报的情况,他应该会被苍南县邱智中学或者其他更好的学校录取。”父亲林先生告诉记者,孩子在自己的志愿者里填了10多所学校,而龙岗一所高中的分数线很低,所以最后一个位置是儿子随便填的,理论上他是不可能被录取的。
 
小林随后再次登录志愿填报网站,发现他之前填报的10多所学校被删除,只剩下龙岗的那所高中。此时,小林在自愿填写报告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插曲。
 
“网上志愿的截止时间是7月1日下午4: 30。我提前一天完成了10多所有心学校的填报,反复核对确认没有错误。”小林回忆说,第二天下午,当他准备再次登录网站时,总是显示错误的密码。“我以为是系统故障,没在意。在查看录取结果当天,账号和密码可以正常登录。”
 
“我怀疑这段时间有人偷了我的密码,改变了我的意愿。”小林告诉记者,同寝室的徐某香经常欺负他,多次故意将他锁在寝室外,有时甚至还会加拳头、加脚。“入学考试前几天,他多次威胁要改变我的意愿。”
 
 
 
警察对涉案男孩实施行政拘留,但由于未成年人的原因,没有强制执行
 
7月5日,林先生父子来到苍南县教育局,要求查看志愿网站的背景资料。苍南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相关负责人发现,除了小林自己操作外,7月1日下午2点,小林的账户里还注册了一个陌生的IP地址,删除了他的愿望,更改了密码。录取结果公布当天,IP地址再次将账号密码改回原密码。
 
林先生立即向苍南县公安局灵溪中心派出所报案。经过调查,警方很快发现小林的愿望被徐某祥篡改了。
 
“我原来的密码比较简单,是生日和名字拼音的组合。”小林说,有一次老师在班级微信群里发了一份全班个人信息汇总表,里面有他的身份证号、准考证号等信息,他怀疑徐某祥据此破解了他的账号。
 
苍南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显示,徐某祥因年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被从轻处罚,未送看守所执行,被判处行政拘留六日。
 
小林的继续教育也初步解决了。“按照小林当初的愿望,他应该考上苍南县邱智中学。接下来,我们将与上级部门联系,解决小林的就学问题。”苍南县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相关负责人表示,警方查明案情后,教育部门将进一步对徐某祥进行处理。
 
“除了篡改志愿者,徐某祥长期在校园里欺负我的孩子,在宿舍多次威胁殴打他。”小林的父亲林先生表示,相关情况已经反映在警方的调查过程中,希望警方能够追究徐某祥的刑事责任。
 
律师观点:除了警察行政处罚,小林还可以在民事诉讼中要求赔偿
 
上海蓝迪(温州)律师事务所戴玲玲表示,在中高考中篡改他人志愿是一种非典型的违法行为,目前法律对篡改志愿没有具体规定。但是,篡改主要是通过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进行的,所以目前司法实践主要以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追究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林先生有必要以“后果严重”的程度追究徐某祥的刑事责任。在这起纠纷中,虽然许某祥篡改了小林的意愿,但苍南县教育局事后进行了干预,从危害结果来看,很难构成严重程度。
 
此外,林先生要求以校园欺凌的方式追究徐某祥的刑事责任。由于徐某祥是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除重大刑事案件外,很难追究刑事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小林最终决心上学,但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再捍卫自己的权利。据律师介绍,林先生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进一步要求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