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2 07:50 的文章

全球反恐之路在何方?——写在911事件20周年之际

北京9月11日电。特稿:全球反恐之路在何方?——写在911事件20周年之际。
 
2001年9月11日上午,两架被恐怖分子劫持的客机撞向美国纽约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的两栋大楼,引起剧烈爆炸。火焰和浓烟滚滚,世贸中心双子塔倒塌,无辜生命消失。
 
“9·11”事件后,美国及其盟友发动的“反恐”战争未能消灭恐怖分子。相反,一系列国家陷入动荡,数十万平民丧生,数千万人逃离,数万亿美元财富化为乌有。
 
全球反恐之路在何方?
 
中国习近平主席去年9月在纪念联合国成立75周年首脑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人类进入了互联互通的新时代,各国利益息息相关,命运休戚相关。全球威胁和挑战需要强有力的全球应对。
 
只有坚持人类共同未来共同体理念,摒弃霸权主义和双重标准,真正践行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反恐合作,多措并举,综合施策,才能标本兼治,从根本上遏制恐怖主义威胁。
 
恐怖主义的痛苦:伤害人类生命和公敌。
 
今年5月8日,住在阿富汗喀布尔的女孩法蒂玛遭遇了一场噩梦。恐怖分子在学生放学时在学校门口引爆炸弹,造成200多人伤亡。“大家刚走出学校,炸弹就爆炸了,还有一些学生被炸飞了。我被吹死了。”
 
现代意义上的恐怖活动始于20世纪60、70年代,90年代以来规模和数量明显扩大和增加。2001年,“9.11”事件标志着国际恐怖主义空前猖獗。
 
2002年10月,印度尼西亚巴厘岛的两家夜总会同时遭到袭击,造成200多人死亡。2004年9月,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第一中学发生一起劫持人质事件,造成330多人死亡。2007年8月,伊拉克尼尼微省发生的一系列爆炸造成至少500人死亡...
 
随着各国反恐力度的加强,基地组织等一些老牌恐怖组织受到打击,活动有所减少。然而,在伊拉克、叙利亚等战乱地区,来自世界各地的恐怖分子不断聚集,形成新的恐怖势力,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伊斯兰国”。该极端组织在世界各地制造了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如2015年11月在法国巴黎发生的系列恐怖袭击事件、2016年1月在利比亚军营发生的爆炸袭击事件以及同年3月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站发生的爆炸袭击事件。
 
各种蛊惑人心的极端思想不断通过互联网传播,在全球多个地方催生了一批极端分子,引发了一系列“孤狼”恐怖袭击,如2011年7月挪威奥斯陆尤特岛枪击案、2013年美国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2019年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清真寺恐怖袭击案等。
 
2017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德国汉堡出席二十国集团峰会领导人座谈会时强调,近年来,国际社会加强了反恐合作,恐怖组织蔓延得到遏制,但恐怖主义毒瘤并未根除。
 
和许多国家一样,中国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20世纪90年代至2016年,国内外“三股势力”在新疆策划组织了数千起恐怖主义案件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死亡,财产损失无法估计。今年7月以来,巴基斯坦发生两起爆炸事件,造成包括中国公民在内的多人伤亡。
 
中国反恐怖办公室副主任、公安部反恐局局长刘云峰今年7月表示,不能完全排除国内个别人员在境外恐怖势力策动下进行破坏活动的风险。特别是“东伊运”恐怖组织利用互联网在国外发布恐怖主义音视频,传播恐怖主义思想,传授武器使用和爆炸技术,不断派遣受训人员潜入中国策划实施恐怖活动。受一些国家和地区安全形势影响,我国境外机构和人员面临的恐怖威胁有所增加。
 
“反恐”战争的困境:变暴力为暴力越来越可怕。
 
大利在治,大害在乱。恐怖主义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上有着复杂而深刻的原因,霸权国家对别国事务的干涉和对国际秩序的破坏无疑是关键因素之一。
 
冷战结束后,美国在霸权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经常随意干涉别国事务,扶植了一批武装组织,激化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矛盾,客观上助长了极端思想的蔓延和极端组织的壮大,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9.11”事件后,美国及其盟友以“反恐”为名发动了多次战争。虽然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恐怖活动,但也破坏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稳定,使许多人陷入了生存的困境。相反,它们为极端势力和恐怖主义的滋生创造了更多的空间。
 
在伊拉克,美国发动的战争估计导致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而基地组织则趁机在那里设立分支机构。2011年,叙利亚爆发内战,美国等国家对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的支持,使得战火越烧越烈。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与叙利亚部分反政府武装联手,组成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随后不断袭击叙利亚和伊拉克城市。虽然伊斯兰国最终在各方的联合攻击下失去了大部分控制区,但仍有许多残余势力分布在许多国家。
 
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教授阿努拉达·切罗伊在2014年“伊斯兰国”如火如荼的时候指出:“反恐战争没有奏效,那些被美国干涉的国家既没有得到保护,也没有稳定下来,他们的人民也没有得到‘解放’。”
 
他的观点现在在阿富汗再次受到考验。8月底,美军匆忙撤离阿富汗时,伊斯兰国对喀布尔机场发动爆炸袭击,造成至少170名阿富汗平民和13名美国士兵死亡。然而,很快就有证据表明,爆炸后美军的枪击是造成多人伤亡的原因。几天后,美军以“消除恐怖威胁”为由,在喀布尔对一辆汽车发动空袭,但当地居民穆萨沃说,被打死的是邻居扎马莱和几名儿童。他们都不是恐怖分子。
 
以暴制暴很容易。我不知道它是什么。过去20年,这种恶性循环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地反复出现。正是美国的霸权行径为恐怖组织作恶提供了“理由”,使得极端思想不断蔓延,恐怖活动难以取缔。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2014年5月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首脑会议的主旨发言中指出的那样,安全应该是普遍的。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是不可能的,有些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也是不可能的,更不要说以牺牲其他国家的安全为代价来谋求自己所谓的绝对安全了。
 
背着废柴去救火,工资没完没了,火永远灭不完。历史证明,单靠战争是无法消除暴力的,因为武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建立在霸权主义基础上的“反恐”并不能消灭恐怖主义,因为恐怖主义本身就是霸权主义的镜像——两者都是同样以自我为中心,肆无忌惮。
 
中国的反恐实践证明,要多措并举,既要严惩恐怖分子,又要促进经济发展,尽力解决民生教育等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从底层消灭恐怖主义。从新疆的情况来看,新疆已经连续四年多没有发生暴力事件,人民群众的安全生产生活得到了充分保障。
 
美国“反恐”之恶:动机不纯,双重标准。
 
2021年8月30日午夜,最后一架美国飞机在喀布尔机场上空失踪。
 
在德国前外长菲舍尔看来,持续20年的阿富汗战争,除了杀死几个恐怖组织的头目,削弱个别极端组织外,几乎没有任何成果。“恐怖主义在军事上和意识形态上都没有被击败,仍然是对西方的持续威胁。”
 
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的反恐问题从未得到解决。究其原因,不仅是以暴制暴的错误选择,更是动机不纯,没有真正把重点放在打击恐怖主义上。相反,它试图以“反恐”的名义谋取私利。
 
首先是通过军事行动巩固美国的霸权地位。波士顿大学荣休教授安德鲁·巴切维克指出,冷战和海湾战争的胜利让美国人认为自己是特殊的存在,是战争的主人。美国的实力体现在,用军事力量可以高效解决所有问题。然而,911事件动摇了人们对美国的信心。布什政府急于巩固美国的霸权地位。“基于这个原因,他们认为唯一的出路就是尽快取得军事胜利。”。
 
二是输出“美国民主”,显示美国的“优越性”。在推翻萨达姆政权后,美国提出了所谓的“大中东民主计划”,试图将伊拉克建设成为“民主典范”,推动其他中东国家的政治变革。在阿富汗,美国也毫不掩饰其输出“美国民主”的目的。但是美国哈德逊研究所的专家帕特里克·克罗宁认为,试图将阿富汗变成“美国的样子”是徒劳的。他在一篇文章中引用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劳诺伊的话说:“美国及其盟友从一开始就犯了一个错误。我们制定的标准是基于我们的民主理想,而不是基于在阿富汗环境中什么是可持续的或可行的。”
 
再一次,这是为了给美国军火商带来利益。军火商是美国军事力量的中流砥柱,也是美国政客的金融家。根据美国布朗大学的一项研究项目,911事件后,美国所有的军事行动总共花费了约6.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落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等五大美国军火巨头的口袋。
 
美国在反恐上多次表现出明显的矛盾和双重标准。以伊斯兰国为例,美国科罗拉多学院政治学教授大卫·亨德里克森表示,在极端组织迅速崛起后,华盛顿非常担忧。但在叙利亚内战问题上,美国积极组织盟友向叙利亚叛军提供支持。“它的所作所为直接导致该地区陷入无政府状态,并允许像伊斯兰国这样可怕的组织发展。”。
 
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公敌,双重标准行为严重破坏国际反恐合作,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堕落为协助和教唆。
 
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埃及开罗阿拉伯国家联盟总部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势力需要建立共识。恐怖主义没有国界,没有好坏之分。反恐不能采取双重标准。
 
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公民党出版物《澳大利亚警告服务》连续发表了8篇专题报道,详细披露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出于地缘政治目的支持新疆分裂恐怖活动的行为。
 
在中国生活了27年的德国知名作家乌沃·巴埃伦斯(Uwo Baehrens)说:“美国政府实际上把犯下无数罪行的东伊运从恐怖主义名单中删除,目的是利用恐怖主义扰乱中国新疆。这种笨拙的伎俩遭到了伊拉克和阿富汗世界的嘲笑。”
 
全球反恐之路:加强合作,标本兼治。
 
本月3日,新西兰奥克兰一家超市发生持刀袭击事件,造成6人受伤。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说,这是针对平民的独狼式恐怖袭击。肇事者于2011年从斯里兰卡来到新西兰,受到伊斯兰国极端思想的影响。
 
这一事件再次证明,如果不切断恐怖主义的根源,即使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镇压恐怖组织和极端势力,它们也会在世界其他地区重新出现。
 
全球反恐之路在何方?
 
《洛杉矶时报》评论称,美国“全球反恐战争”最重要的教训之一是,美国单靠军事力量很难实现所有目标。应对暴力极端主义需要外交努力,促进各国发展,加强教育。
 
恐怖主义本质上是人类社会各种矛盾交织和激化的扭曲产物。因此,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单一手段能够从根本上根除这一毒瘤。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只有齐心协力,推动国际合作不断深化,才能赢得反恐斗争的真正胜利。例如,东南亚国家在东盟框架内建立了一系列反恐合作机制,包括位于马来西亚吉隆坡的东南亚反恐中心,旨在分析恐怖活动,培养反恐人才。2020年11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二次会议批准了《金砖国家反恐战略》,旨在丰富和加强金砖国家合作,为全球防范和打击恐怖主义威胁作出实质性贡献。
 
尤其是上海合作组织,已经走上了卓有成效的安全合作之路。从成立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机构执委会,到举办“和平使命”等一系列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再到在打击毒品走私、跨国犯罪、非法移民、边防等领域开展合作,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合作能力逐步提升,安全合作范围不断扩大,有力维护了地区和平稳定。
 
2017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指出,开展国际反恐合作,一要摒弃“双重标准”,充分发挥联合国在国际反恐斗争中的主导作用,同心协力,形成合力;二是要妥善解决地区热点问题,帮助叙利亚等中东国家尽快恢复稳定,遏制恐怖主义猖獗蔓延;三是着眼长远,综合施策,标本兼治,政治、经济、文化并举,从源头上铲除恐怖主义滋生土壤。
 
新疆无疑是消除恐怖主义根源的成功范例。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肖开体益铭介绍,近年来,新疆坚持“一手抓、一手防”。通过聚焦改善民生、加强法治宣传教育、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提供帮教等方式。,新疆最大限度地挽救了实施恐怖主义、极端主义违法犯罪行为的人,最大限度地消除了滋生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的土壤和条件,保障了各族人民的基本需求。目前,新疆已连续四年多没有发生恐怖主义案件,实现了各族人民对和平稳定的向往和希望。
 
如果你尽力了,你将是不可战胜的。如果人们做他们认为的事情,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只有坚持人类共同未来共同体理念,摒弃霸权主义和双重标准,真正践行多边主义,加强国际反恐合作,采取标本兼治的综合措施,国际社会才能驱散极端思想的阴霾,消除恐怖主义威胁,创造更加安全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