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08-17 20:33 的文章

全球公共卫生合作需要什么样的美国?

 
 
 
北京,8月17日问题:全球公共卫生合作需要什么样的美国?
 
 
 
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和社会发展模式产生了深刻影响。在抗击疫情的同时,人们越来越意识到全球公共卫生合作的重要性。然而,有目共睹的是,由于美国抗疫努力不力,病毒来源随意向他国倾销,国际社会不得不深入思考全球公共卫生合作需要一个什么样的美国。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抗击疫情失败的国家,美国累计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位居世界第一。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北唐日前在相关会议上指出,美国抗疫失败有更深层次的背景,即其健康安全观具有相当大的局限性和狭隘性。例如,美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点,即威胁主要来自海外,甚至来自发展中国家。因此,在整个卫生系统的设计中,美国总是单方面对发展中国家提出许多要求,不得不进行监督和“点名批评”,但对其内部问题却总是掉以轻心。
 
这种底色导致了美国“严于律己”的国际态度。当然,这种风格还有更深层次的因素,涉及到美国政治经济体制的本质。汤唯分析,美国有两大霸权:一是国内大资本对整个社会的霸权;第二,美国在整个国际社会的霸权地位。资本霸权的力量主导着美国国内舆论场,并试图主导国际舆论场。所以,不管有没有证据,都是在新冠肺炎溯源问题上向中国扔锅。当灾难被带出来时,发起者被披上了“正义”的外衣。
 
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决定重返世卫组织。然而,在一些美国政客眼里,世卫组织仍然只是一枚棋子:如果对自己有利用价值,就会假装坐下来开会;如果你发现它对自己没用,你会把它踢走。比如,美国可以不顾世卫组织的工作程序,为自己的小计划,企图推翻和歪曲中国-世卫组织联合研究报告的结论,暗中使用各种手段胁迫和施压世卫组织秘书处和国际专家,用“有罪推定”和“侵入性调查”来对付中国。显然,这不是国际公共卫生合作的合理态度。
 
拜登高呼“美国回来了!”归根结底,人们很高兴看到一个在国内外都负责任的美国,一个不以邻为壑的美国,一个维护人类共同价值观的美国。遗憾的是,仅在新冠肺炎的可追溯性问题上,我们看到的美国与此大相径庭。
 
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任何国家抗击疫情的成败绝对不是孤立的。全球公共卫生合作关系到人类福祉。它不应该也不能被用作美国资本的提款机,更不用说是美国政客的竞技场。(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