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06 10:07 的文章

中国报纸评论拆除荆州巨人关公雕像:如果超过

经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通报批评后建成的湖北荆州关公巨型雕像近日拆除搬迁,总投资1.55亿元。关公雕像高57.3米,于2016年竣工,总造价1.729亿元。先是违章建筑,后来被搬走,浪费了3亿多元。
 
3亿多元不能说,而荆州巨人关公已经吸取了深刻的教训。中共中央作出三令五申,禁止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严肃查处通报了一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典型案例。但在现实中,有些地方为了追求所谓的政治成就,却不切实际,一味地拍脑袋,抓球边,甚至违法乱纪,破坏当地的民俗、历史风貌和文脉。项目建设一味追求“大”、“优”、“全”,斥巨资搞园林绿化,搞噱头造声势,牺牲长远利益换取短期利益。例如,陕西省韩城市斥资1.9亿元打造“鲤鱼跃龙门”景观,贵州省独山县投资2.56亿元打造“水师楼”。这些项目花了人钱,脱离实际,充分诠释了形式主义和对政治成就的扭曲看法。
 
据此前报道,湖北省荆州市古城历史城区内修建的关公巨型雕像高达57.3米,违反了《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相关规定,属于“擅自规划”和“违法建设”。但在该项目未获批准的情况下,相关部门在两年的建设期内始终忽视该雕像,导致损失3亿余元,没有达到应有的文化宣传推广效益,反而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损害了荆州的城市形象,得不偿失。人们不禁要问,一座高57.3米的“未经规划许可”的雕像,是如何在当地监管部门眼皮底下从地上拔地而起的?地方政客是否按照法律法规行使权力?主管的主体责任是否履行得当?
 
3亿多元的价格一定要警惕。各地党员领导干部都要从这次事件中吸取教训,举一反三,把自己的岗位和责任放进去。要增强法治思维,严格按照规则和纪律行使职权,绝不做违法违规的事,绝不凌驾于法律之上;要贯彻新发展理念,尊重科学,求真务实,高瞻远瞩,耐心坚持,既要追求“突出成绩”,又要在不明显、不露水的基础工程、周期长、见效慢的“潜在成绩”上下功夫、长功夫,创造经得起历史和实践检验的政治成果。要坚持勤俭节约,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和关键点上。相关监管部门也要完善制度,加强监管,加强对重大项目审批和违法建设的监管,出现问题及时干预和纠正,杜绝乱建“文化地标”等形象工程。纪检监察机关要加强对盲目美化、脱离实际等行为的监督检查,压实相关部门主体责任,严肃查处公共资源领域徇私舞弊、侵害群众利益等违纪违法案件,切实维护群众利益。
 
相关阅读: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曾经耗资1.7亿元打造的“世界最大公共形象”,如今被曝将再花1.55亿元搬迁。
 
9月2日,被称为“世界最大铜像”的关公巨型雕像在湖北省荆州市关公驿公园正式拆除。
 
从现场直播的视频来看,关公头像的头像已经消失,旁边的吊车也在有条不紊的工作。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为什么建造如此艰难的关公雕像现在被拆除了?
 
“全球最大公众形象”背后
 
景区运营4年总收入不足1300万元。
 
资料显示,上述关公巨型雕像位于荆州关公驿公园内,净高48米,与基座共高58米,总重量超过5000吨。雕像手持的青龙偃月刀长70米,重136吨。
 
雕像正下方是一座两层建筑,类似于一艘古代战舰。里面是一个8000平方米的“关公纪念馆”,用来宣传关公文化和举行演出。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荆州为什么要斥巨资修建这么一座巨型雕像?
 
一部荆州志,半部三国史。荆州是中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是中国首批24个历史文化名城之一。
 
为擦亮“关公朝圣地,魅力古荆州”的文化名片,荆州古城墙边上诞生了以宣传关公“曾几何时在美洲”为主题的关公驿园。
 
关公驿公园由E旅投资子公司荆州旅游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规划用地面积228亩,总投资15亿元。2016年6月17日正式开业。
 
调查数据显示,荆州旅游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9月,注册资本3.3亿元。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大股东湖北文化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有58.68%的股份。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当地政府想通过“关公文化”打出文化旅游的牌。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当地人介绍,关公雕像下的两层建筑曾经有一个带20辆战车和270度环幕的基座剧场。现场体验剧《关公的世界》通过六个篇章反映了关公的军旅生活:温酒斩华雄,夜读春秋,五关斩六将,华容道,水淹七军,梦回桃源。
 
想要经营的人总是条件不好,但是景区的游客很少。
 
据《焦点访谈》此前报道,关公驿公园已开业四年,关公巷作为景区核心景观,吸引游客,但运营不太理想,总收入不足1300万元。在建设中,仅关公雕像就耗资1.729亿元,与当地政府最初的预期相差甚远。
 
据《时代周刊》报道,公园刚开放时,游客如果想近距离观看关公雕像,需要花费40元购买门票,如果想参观关公文化展览中心,需要花费120元购买门票。但自2019年3月18日起,关公驿公园对当地市民免费开放,只向外国游客收取门票40元/张。
 
2018年,有一位游客曾在知乎上发言,说“图标基地的演出项目到现在还不能演出。当我走到关公圣像的北面时,我看到关圣宫的大门是锁着的。皇宫里原来开着的大门被锁上了,锈迹斑斑,杂草丛生!门前的海报已经毁了,挂着的红灯笼也褪色了,整个公园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荆州的城市地标都成了一片废墟,太让人震惊了!打听了很久,才知道公园一直这么冷清,游客很少,关胜宫的大门也经常关着!用巨大的人力物力建成的城市坐标已经变成了废墟。”
 
手续费高达1.55亿元。
 
事实上,这种巨大的公关形象的问题不仅在于无法吸引游客。
 
据中国网报道,荆州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早在2019年6月24日就向荆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发函:“荆州古城东南侧吕晶集团打造的关公圣像基座上的雕像未经规划批准,请依法查处。”
 
同年8月,荆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发文,“经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来函确认,你单位在荆州古城东南修建的关公圣像基座上的雕像,未经规划许可,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现责令你单位在2019年9月30日前进行整改,并向我委报告整改情况。”
 
但据荆州市城管委执法监督科负责人介绍,该函发出至今已一年多,吕晶集团尚未向该委报告整改情况。
 
到了2020年10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官方发布公告称,在对媒体和群众反映强烈的湖北省荆州市关公巨型雕像进行调查后,“在古城历史城区范围内,湖北省荆州市修建的关公巨型雕像高达57.3米,违反了经批准的《荆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的相关规定,破坏了古城风貌和历史文脉”。
 
同年12月底,湖北发布《关公塑像搬迁工程——异地拆装铜片工程公告》。时隔9个月,这座非法建造的巨大关公雕像终于开始移动。
 
据了解,在关公雕像拆除工程中,拆除后异地组装总投资4000万元,项目名称为“雕像铜片拆解及异地组装”,拆除工程总投资1.55亿元。
 
不是案子!
 
巨人关公贪大求高并不是孤立的案例。
 
2020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了关公巨型雕像,以及贵州省独山县水务局大楼项目。
 
1.7亿元,然后花1.55亿元搬出去!“全球最大公共形象”成为高风险建筑的背后,4年总收入只有1300万。
 
报道称,建于贵州省独山县英山镇景新谷景区的水寺楼,建筑高度99.9米,投资2.56亿元。存在脱离实际、乱建“文化地标”、破坏自然景观等问题。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强调,要举一反三,加强监管,完善制度,发现问题及时干预纠正,坚决杜绝乱建“文化地标”等形象工程和演出项目。
 
关公巨型雕像和水四楼项目的公布,也为其他地方敲响了警钟。
 
齐鲁壹点认为,地标情结在很多地方盛行了很多年,有历史遗存的地方自然不会放过那些历史遗存,用地标来呈现当地的历史文化之美;一些没有历史遗迹的地方会被机械地复制,被凭空造出来。比如在某个地方推出了一个名为“中国最高的玛丽莲·梦露”的大型雕塑,在舆论压力下被拆除。在某处修建了一个高度超过150米、造价超过1亿元的“生命之环”,至今没有其他用途。
 
必须强调的是,公共财政支出要优先考虑民生,这样才能满足群众的切身利益。但是脱离实际,不顾民生需求,乱建文化地标,纯粹是浪费金钱和劳动力。对此,当地相关决策者和相关部门并不是一无所知,而是鉴于文化地标能够为自己的成就“增光添彩”,又因为有充足的油水建造地标建筑,地标建筑的决策和投资变得更加任性和随意。
 
因此,要遏制地标建筑的乱象,不可能用地标建筑的数量和水平来衡量城市的建设情况和综合竞争力,更不可能用地方官员的政绩来衡量。城市建设、综合竞争力和政绩的真正体现,是人民群众的工作生活条件、生活便利程度,以及社会保障、环境和政府服务的软实力。此外,应赋予人们更多参与公共建设决策的权力,在公共建设之前应通过民意。随着公众参与决策,标志性建筑的建设是理性权衡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