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8-19 16:25 的文章

从什么时候开始得分成了发泄情绪的垃圾场?

 
如今,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一个万物皆可分级的时代。
 
 
 
原来看电影只需要拿个分,看书也要拿个分。现在你去网上买点东西,弄个外卖,去饭店吃饭,甚至学生都可以给老师打分。。。
 
 
 
虽然评分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做法,但你不知道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当你看到各种成绩的时候,网友们逐渐变得更加警惕,甚至不信任。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其实早在评分网站诞生的时候,情况并不是这样。以美国网站Yelp为例,商业评分的商业模式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Yelp是由两位前PayPal工程师在2004年创立的。与传统评论网站相比,Yelp特别注重真实,尤其是吸引真实用户。其次,Yelp更注重用户评论的内容,奖励用户的评论。
 
这种模式让Yelp摆脱了重视专家和匿名用户评论的模式所带来的与大众分离的问题,让Yelp大踏步前进,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评论平台。
 
但是,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情感差评是困扰商家和平台的严重问题。
 
在美国,一些商店现在甚至写着“Yelp Review用户不要进入”的标志。
 
 
 
这种情绪化的差评问题不仅存在于Yelp,只要是评分讲评的平台就无法避免。
 
比如买单机游戏之前,要先看Steam的评分,再决定要不要入手。
 
 
 
Steam上的分数至少是已经买过游戏的人的分数,还有时间玩。虽然只有好评和差评两个评分维度,但至少可以保证评分的人一定自己玩过游戏。
 
但是随着玩家越来越多,steam上的随机分数也越来越多。
 
很多人得分不是根据游戏质量,而是根据自己的个人原因。
 
比如有些人的电脑配置不好,所以如果游戏画面不好,他们会直接给游戏一个差评。
 
 
 
再比如有人觉得这款游戏太贵卖不动,应该便宜一点,于是给了差评。
 
 
 
还有一些海外独立游戏,因为没有中文游戏,经常被人恶评“我们需要中文”。
 
 
 
这种事情发生了几次之后,网友在看Steam评分的时候要更加谨慎看待。
 
现在不仅仅是游戏,任何可以评分的网站和APP,往往都存在“评分崩溃”的问题。
 
在一些评分网站,每次有明星主演的电视剧,评分很难体现作品的真实水平,甚至成为战场。
 
因为,在这些电影的评论区,粉丝和黑粉经常被喷到一起,评分的依据根本不是以内容的好坏来评判,而是以自己的情绪来评判。
 
有些餐厅点评网站也是如此。很明显川菜是吃的。有人不得不评论川菜太辣吃不下,给个差评。你觉得餐厅老板怎么能自圆其说?
 
 
 
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者对评分越来越谨慎。
 
好在为了优化自己的分数,很多平台也在渡海,展现自己的神奇力量。
 
例如,海外电影评级网站IMDB将使用一套独特的计算方法来权衡人数和分数,并优化他们在IMDB Top 250中的排名。
 
 
 
也有一些网站采用“双评级”的方式,比如欧美的Metacritic,会把专业媒体评级和玩家评级放在一起,供用户参考。
 
 
 
比如日本的Famitong杂志会采用四位编辑打分的制度,保证了打分的相对客观性。
 
 
 
比如一万和一万。评分从诞生之初就是一个主观产物。随着基数越来越大,情感因素很难完全消除。
 
然而,分级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它可以引导消费者,帮助他们找到他们喜欢的产品。今天,它已经成为每个人都不能放弃的一部分。
 
因此,如果你想让评级保持可信,你首先需要平台的拒绝和权衡。
 
作为一个公平的评分平台,有必要努力拒绝说服消费者。这个可信度来自于拒绝为商业目的操纵分数,拒绝刷水军分数等等。
 
其次,因为评分是一个长期的事情,会随着时间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平台要坚持自己的想法。
 
 
 
当然,作为消费者,也应该完全拒绝情绪化的评分,有目的的评分。平台无法解决所有问题。只有收集到玩家和观众的拒绝,才能形成改变现状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这种拒绝的力量不仅可以改变分数,还可以改变我们生活中很多不合理的事情。
 
最近,差评人碰巧刷了一部以“拒绝”为主题的电影。
 
从对年轻人的排斥入手,通过小故事展现当代年轻人对不合理事物的排斥态度。
 
例如,现在的年轻人拒绝听长音。当他们看到领导发出的几个60秒长的声音时,他们甚至不想听,直接无视。
 
 
 
再举一个例子,现在的年轻人拒绝为自己的身体焦虑。他们喜欢吃什么,长什么样,都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拒绝别人对自己的身体指指点点。
 
 
 
现在社会上一些成熟的“中年人”总觉得这些年轻人“难管”,一点都不成熟,没有被社会打,对各种事情都抱着一种幼稚的排斥态度。
 
但其实这种拒绝并不是懒惰和消极。相反,年轻人拒绝社会上那些“理所当然”但实际上不合理的东西,这其实是一种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勇气。
 
所谓天真,其实是一种拒绝面对世界的态度,这种态度只有年轻人身上才能看到。
 
 
 
TapTap这个广告巧妙地将“拒绝”和TapTap的概念结合在一起,就像年轻人越来越敢于拒绝一样。作为国内年轻且知名的手机游戏平台,TapTap也在向大家展示自己被拒绝的力量。
 
TapTap诞生于2016年。与传统手机频道相比,年仅5岁的TapTap也是互联网行业的年轻人。
 
在H1 2020年,TapTap的MAU(月活跃用户)达到2480万,超过13000名开发者和出版商在TapTap上注册。他们大多是中小型开发者和独立开发者。
 
 
 
在发展的过程中,TapTap也拒绝了很多东西。例如,与传统渠道不同,他们拒绝向游戏开发商收取股份。
 
传统手机渠道向游戏开发商收取渠道费,有时五五分成,有时甚至七三分成。
 
 
 
TapTap认为收取频道费会违背他们为玩家寻找好游戏的初衷,因为一旦你收取了频道费,你就是利益相关者。
 
因为这种“拒绝”,TapTap付出了代价,现在大多数安卓手机在自己的商店里都找不到TapTap。
 
不仅如此,TapTap还拒绝了盗版游戏和剥皮游戏。
 
作为平台,只要不违反公序良俗和国家法律,TapTap理论上应该接受所有游戏。
 
但TapTap认为,盗版游戏和换肤游戏违背了他们“发现好游戏”的初衷。
 
 
 
因此,2017年,他们推出了“争议游戏区”。玩家举报和内部审核后,如果认为游戏是盗版游戏和剥皮游戏,就会通知开发者,将游戏移到“争议游戏区”。
 
TapTap将取消该游戏的任何现场展示,只允许用户主动搜索。同时,用户在下载游戏单页时也会收到提示:“游戏内内容因版权问题存在争议,请确认是否继续下载。你也可以去争议地区了解更多细节。
 
通过这些“拒绝”,TapTap努力成为开发者所想和玩家所想。
 
 
 
有人可能会问,TapTap不是在做慈善吗?TapTap应该如何赚钱?
 
其实TapTap的主要收入来自于首页的广告,但即使是广告,TapTap官方也会显示游戏分数。
 
 
 
分数低的游戏不敢打广告,分数高的游戏更愿意打广告。这样,TapTap也能保证其主页上游戏的质量,一举两得。
 
表面上看,TapTap吸引玩家的原因是让玩家更容易“玩游戏”和“选游戏”。
 
但事实上,之所以会有这样一个“发现好游戏”的环境,是因为TapTap拒绝盗版游戏和分享的环境,这让开发者愿意来TapTap,更方便地“玩游戏”。
 
TapTap上架后没多久,知乎的一位独立游戏开发者回复道:“我的游戏根本无法在国内顶级游戏商店获批。只有一个在应用宝上,但是下载量接近零,因为没有曝光。发布到TapTap后,每款游戏上线前两天就有数百次下载和十几条真实评论。”
 
 
 
现在,在TapTap上,你不仅可以看到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等主流手机游戏大作,还可以看到Run Meow、Pascal Contract等单机独立游戏,这在其他平台上是很难看到的。
 
游戏制造商也更喜欢把它们放在TapTap的货架上。比如2019年二级黑马游戏《明日方舟》没有登陆主流应用商店,只在TapTap、哔哩哔哩和官网提供下载;2020年,《原神》也选择了TapTap和哔哩哔哩作为推出平台,没有登陆手机游戏商店。
 
 
 
说实话,拒绝的力量来自TapTap本身,也来自玩家。
 
原来的玩家在找手机游戏的时候,都是在自己的商店里看游戏,主页推荐什么就玩什么。
 
但是,当他们发现主页推荐的游戏不合自己的口味,所谓的杰作和赞美都是假的,他们开始选择拒绝。
 
有些人不想随波逐流,让劣币成功驱逐良币,所以需要一个更现实的游戏平台。
 
诚然,TapTap的评分并不完美。他们还会有水军刷评论的问题,以及玩家对游戏的情感评分
 
然而,TapTap的官员也承认并理解这些问题。他们正试图通过优化产品和运营来解决这些问题。
 
 
 
比如在最近的更新中,TapTap对他们的评分机制进行了优化:在加强反水军机制的同时,也加强了游戏最近的评分权重,增加了资深用户的评分权重,弱化了短期内炸衣等突发事件带来的评分剧烈变化。
 
此外,TapTap还设置了一个名为“Tap人民信箱”的特别活动。玩家如果对产品机制、使用体验、社区环境有什么建议,可以把问题放到TapTap,官方会定期解答。
 
这些变化都表明,TapTap作为一个平台,不仅希望让评分更加公平,让玩家的真实想法得以展现,而且TapTap还能听取玩家的意见,让玩家从玩家的角度找到好的游戏。
 
通过不断的进步,TapTap希望所有好的游戏都能在平台上展示。
 
 
 
TapTap最大的价值就是给玩家提供了一个发现好游戏的平台和厂商发布好游戏的地方,让玩家可以和开发者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