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0-13 18:29 的文章

20万工人逃离,越南政府忙着发短信留下来!

10月11日,据报道,数万名工人离开了越南南部的工业区。该地区是越南的主要经济和制造业地区,也是疫情的重灾区。越南政府估计,多达210万工人希望离开这座城市,加入返乡团队。
 
据悉,为了吸引工人回来应对年底的生产高峰,越南政府正忙着给工人发短信,试图说服他们重返工作岗位。政府派包车去工人的家乡,把他们送回工业区。另一方面,制造商提供更高的工资和福利来吸引工人。即便如此,越南还是抵挡不住这一波工人的离开。
 
劳动力短缺恐怕会让越南再次陷入供应链危机。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的分析师卡米洛·里昂(Camilo Lyon)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越南的制造业问题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和假期引发更多问题,而且可能会持续到明年上半年。
 
对此,经济学家宋清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疫情的挑战将在很大程度上挫伤企业在越生产的积极性,或造成部分订单回流中国生产。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周边外事办公室主任周世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越南工厂减产问题能否解决,取决于越南疫情能否得到彻底控制,短期内很多企业的订单不会被取消或转移。”
 
20万工人离职回国,对越南会有什么影响?
 
毫无准备的“返乡潮”
 
经过一系列严格的封锁限制,越南的“抗疫”终于初见成效。
 
据越南卫生部消息,10月10日17时至10月11日17时,越南报告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619例。与9月份日均确诊1万多例相比,越南疫情确实有所缓解。
 
 
 
越南疫情趋势图来源:WIND。
 
据了解,越南政府正在加快推进新冠肺炎的疫苗接种计划,希望到2022年3月底,70%的成年人口将完成疫苗接种。
 
疫情转好后,解除了三个月的防疫封锁。回顾这几个月的艰辛,我觉得工业区的工人最感动。
 
10月初,越南胡志明市及周边省份逐渐开始解封。在胡志明市工作的女工乐蒂米立即加入了返乡大军,回到了与柬埔寨接壤的西宁省老家。“除了恐惧,我们几乎一无所有。”李世梅曾告诉媒体,她在新冠肺炎目睹了社区里很多人的死亡。
 
工人之所以感到不安,也源于企业此前为响应政府要求而实施的“三地”(本地生产、本地就餐、本地住宿)抗疫模式。
 
工人居住的越南南部工业区是疫情爆发的中心。自从“三地”实施以来,工人们已经被限制在小房子里几个月了。因此,许多工人在那几个月里没有工资,他们的储蓄减少了,所以他们不得不依靠政府提供的食品包。
 
美国-东盟商务委员会越南首席代表武图丹(Vu Tu Thanh)表示,这段经历让许多移民工人深受创伤。或许正因为如此,即使工厂开出高薪,提供免费餐食,政府通过包车接工人回家这样的优惠条件来吸引工人返乡,仍然是没有用的。越南政府在其官方网站上指出,数千名工人已经离开越南的商业中心胡志明市,以及附近的平阳、通乃、龙安等省。
 
“这一波‘返乡潮’是越南工业部门始料未及的,凸显出越南工人对解封后疫情防控缺乏信心,根本没有多少安全感。”宋清辉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也意味着工业领域劳动力短缺的问题还将持续,这将严重打击越南经济复苏的进程。
 
周世新告诉记者,几个月前,工人离开了越南的工厂。但这一次回国的工人规模略大,难以确定时间,让越南工业部门措手不及。
 
虽然越南疫情有所缓解,但每天接近4000例的病例数量也不小。周世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越南疫情形势依然不容乐观,特别是已从外出务工人员中检出确诊病例,越南疫情有向农村地区蔓延的潜在趋势。
 
最近几天,在同塔省的大量农民工中发现了50例新冠肺炎病例。此外,安江、永隆、金瓯三省分别有39例、4例、25例确诊病例。据越南卫生部统计,自10月1日以来,已有1000多人新冠肺炎检测呈阳性。
 
由于疫情地区返乡农民工确诊病例不断增加,隔离点人满为患,当地政府不得不征用学校增加隔离点。
 
供应链断了吗?
 
耐克库存紧张,预计将减产。
 
毫无疑问,越南已经成为全球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越南大量工人离职,无疑进一步加剧了全球供应链的紧张。
 
根据美国服装和鞋类协会的数据,越南是美国第二大服装和鞋类供应商。耐克和阿迪达斯等依赖该地区生产鞋类和服装的零售商首当其冲。
 
据统计,2021年,耐克一半以上的鞋类和30%的服装将由越南工厂生产。9月22日,耐克发布2022财年第一季度关键财务数据时,下调了2022财年全年的销售预测。对耐克减产的担忧也导致华尔街研究公司BTIG在9月份下调了耐克的股票评级。
 
BTIG分析师卡米洛·里昂也表示,越南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水域”。他估计,仅耐克的产量就减少了1.8亿双鞋。"没有人知道产量会增加得多快或多慢。"他补充道。
 
由于疫情的阻碍,越南的工厂建设并不尽如人意。9月10日,驻越美国商会和欧盟商会代表也通过电话向越南总理范发出提醒,称在越欧盟企业已有18%的订单转移到其他国家,另有16%正在考虑。
 
看到秩序混乱的危机蔓延,越南政府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虑不安。
 
10月6日,越南工商部官员出面澄清,网上关于耐克将生产线从越南转移到中国和印度尼西亚的消息是不准确的。同时,越南企业协会也建议,在人力短缺的情况下,为了赶上订单,有必要研究将工人一年的最长加班时间提高到300小时。
 
据央视财经报道,耐克首席财务官马修·弗兰德(Matthew Flanders)在9月的电话会议上表示,由于越南新冠肺炎病例激增,耐克的主要海外生产地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被封锁,导致公司在越南损失了10周的生产时间。此外,随着出货时间的延长,公司未来几个季度的库存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但目前的需求依然旺盛,这将对下一个假日购物季的销量带来打击。
 
IPhone 13发货延迟。
 
越南原本希望通过解封恢复生产,但没想到却遭遇了工人“返乡潮”。近日,iPhone断供的消息再次让越南供应链损失惨重。
 
目前国内iphone 13 pro 512 GB元丰蓝的等待时间需要5周,而同型号在日本的等待时间也是5周,美国是4周。这也让苹果iPhone 13成为近年来用户等待时间最长的产品线。据悉,就功能手机而言,越南工厂约占其产量的60%,其余主要在印度工厂生产。
 
周世新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近年来,越南成为东南亚地区外商投资的首选目标,主要得益于劳动力成本和越南政府的优惠政策,而这种情况在越南加入CPTPP后更加明显。
 
“疫情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动摇商家在越南继续生产的信心,但毕竟在越南成为世界上一些商品产业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段时间后,其他相应的商品产业链也会与之相匹配,形成滚动发展的产业体系。短期内,企业仍很难找到愿意或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取代越南的国家。”他补充道。
 
此外,周世新告诉记者,商家看重利润率的同时,产业链安全是利润率安全的重要保障。“历史上,越南等东南亚国家采取了很多维护供应链安全的措施,效果也不错。”他补充说,这也是越南乃至东南亚能够成为全球经济最具活力地区的重要原因。
 
目前越南虽然在供应链上有其独特的优势,但并不意味着越南就能留住外资企业的订单。周世新告诉记者,“欧美和西方的圣诞市场都在翘首以待货源。短期内,许多企业不会取消订单或选择转移订单。然而,如果疫情恶化,将对越南制造业造成很大影响。这种影响的程度仍难以评估。”
 
在这方面,宋清辉也持类似观点。他认为,只有越南疫情得到缓解,工厂减产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同时,减产带来的问题也不容小觑。“总的来说,越南工厂减产对越南经济影响深远。这个问题不解决,越南经济会进一步萎缩,甚至出现负增长。”他对记者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