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0-10 19:11 的文章

IPhone13揭秘国产苹果供应链隐忧:我们该反思什么

最近苹果发生了两件事,值得深思。
 
首先是一些洋神拆了iPhone13的一部分,引起了业内的热议。
 
发现iPhone 13pro的基带来自高通,CPU/GPU由苹果自己研发,电源IC芯片由苹果自己提供。屏幕和内存来自三星,闪存来自日本东芝(装甲人),CMOS传感器来自日本索尼。WIFI6模块的核心SOC来自博通的BCM4387。这些核心组件占总BOM成本的70%。当然,国内供应商的零部件也很多,包括镜头、电池、外壳、板材、电线、PCB板、电机、天线、麦克风、扬声器等等。比如BOE提供手机控制面板,兰斯科技生产手机金属外壳,虞舜光学提供手机镜头。
 
 
 
也就是说,在iPhone13系列产品中,核心部件没有一个来自中国供应商,苹果实现了对核心部件的自主控制,减少了对国内供应链的依赖。从这份拆解报告来看,iPhone13其实已经揭开了国内苹果供应商一个大而不强的角落。
 
此外,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苹果已经淘汰了包括深圳O-film Tech有限公司lt在内的34家中国供应商,换句话说,苹果在降低中国供应商比例的同时,加强了对核心零部件的控制,不断削弱中国供应商在整个苹果供应链中的核心地位。
 
苹果之所以有意识地弱化中国供应商在苹果供应链中的核心地位,是因为中国一直占据着苹果供应商名单的一半以上。
 
今年发布的新iPhone13系列中的组件来自200多家供应商,中国仍占其中的110多家。对于这些非核心领域的企业,苹果通过双供应商模式继续保持对这些非核心组件的领先实力和控制力。所有非核心部件基本都由两家或两家以上的企业供应,这样这些企业就可以相互竞争,降低成本。如果有必要,可以淘汰和更换其中一个,并培训新的制造商加入。苹果尽可能不让任何企业大干一场,威胁到苹果对这一元器件的控制权,也让大部分非核心元器件的供应链厂商没有话语权。
 
即便如此,库克领导下的苹果也不放心。从近几年的趋势来看,它一直试图将产能和工厂扩大到印度和越南,扩大供应链制造商的名单,尽可能将其供应链分散到全球不同国家,削弱其在中国市场对供应商的过度依赖,增强其领先实力。
 
然而,至少就目前而言,尽管没有一家中国供应商进入苹果关键核心部件制造商的阵营,但苹果仍然很难在中国市场之外找到相机模块、印刷电路板、天线、FPC柔性印刷电路板、扬声器、触摸电机、玻璃盖、玻璃后盖、金属结构件和精密连接器等非核心部件的完美替代品。
 
因为涉及到这些零部件,只有中国市场有完整的供应链体系。
 
比如,从典型企业来看,BOE提供手机控制面板,兰斯科技制造手机金属外壳,歌尔声学为iPhone提供声学模块;泰骏科技提供柔性PCB板,德赛、欣旺达提供手机电池,阳光昆山公司提供基板材料、封装及测试服务;环球晶圆昆山工厂和硕做晶圆代工,兰斯科技和伯恩光学为苹果提供玻璃盖板。浙江晶光电子为iPhone提供IRCF,金龙机电为iPhone提供直线电机,万国科工提供WiFi模块,路克共享提供数据线,盛瑞科技提供音频设备,虞舜光产镜头、路克共享、英通通信、东山精密等多家国内供应商提供无线充电线圈模块等。
 
国内企业生产的这些元器件不涉及关键核心技术,有问题或质量差可以更换。但总的来说,苹果只希望在国内取代这些企业。在国外,无论是越南还是印度,仍然很难保证其拥有中国工厂的产品质量和标准。
 
因为在国内,围绕iPhone的生产,提供了包括天线、边框、油漆、薄膜以及各种模组在内的各种配件,而这些零部件目前几乎都是由中国广东、福建、上海的企业生产。无论印度、越南、泰国等国,都能在第一时间产生高效供给,甚至产量都无法保证。
 
其次,在中国,华强北、中关村、华南城等实体,以及网络电子零部件市场,可以快速采购生产一件商品的所有材料,交付到工厂。之前的数据显示,组装一部iPhone需要大约400道工序,包括抛光、焊接、钻孔和拧紧。它每天可以生产50万部iphone,大致相当于一分钟生产350部iphone。这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是非常困难的,关系到iPhone的生产和交付效率,关系到产品的质量控制和质量。
 
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很多苹果供应商都受到断电影响,影响了iPhone13系列手机的正常出货,从而iPhone13系列迎来了最长的等待期。
 
这背后,一方面是制造业拥有相对完整的供应链体系、渠道体系和电子零售市场,另一方面是中国有大量技术熟练且相对廉价的产业工人。比如,中国代工厂贡献了iPhone的大部分组装和生产业务,中国的工厂占据了富士康60%以上的产能,Luxshare也崛起了。铸造厂生产业务最关键和最核心的资源是熟练的工业工人。
 
大量熟练的工业工人为苹果iPhone带来了更好的电子材料加工技术、沉积和镀膜技术、复杂的测试和组装能力。这些能力都是国内以熟练产业工人为主的制造领域,也为iPhone系列产品的生产加工和产品质量带来了更好的助力。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从核心技术层面来看,中国围绕苹果的供应链具有大而不强的特点。但是,在一定时期内,中国的民族连锁供应商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苹果无法在全球范围内完全替代。
 
然而,总的来说,苹果仍在努力扩大供应商名单。数据显示,库克执政时期苹果的供应商数量从乔布斯时代的150家左右增加到800家,供应商的扩张相对稀释了中国供应商的比例。
 
在扩大全球供应商的同时,苹果也在删除中国供应商名单,试图降低中国供应链围绕iPhone的比例。基本上,在供应链上,苹果不再担心受制于某个企业。此外,富士康也在扩大海外产能,称海外代工产能已增至30%。
 
苹果的大战略是减少对中国供应商的依赖。在这一战略下,国内供应链企业也陷入了危机和不确定性。比如依靠苹果的订单,其镜头模组供应链全球排名第一。然而,被苹果踢出供应链后,深圳O-film Tech co . lt的利润暴跌了90%。
 
这其实是对中国水果连锁供应商的预警。IPhone13打开了国内苹果供应链一个大而不强的角落,未来如何获得生存空间,增强竞争力,值得这些厂商思考。
 
在笔者看来,思维方式有很多种。一是补短板,攻克核心关键技术领域。如果缺点得不到填补,国内供应链在行业中下游的地位永远不会改变。这是一个艰难但必要的突破方式。
 
其次,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减少对苹果业务的依赖。一方面,我们可以和苹果合作,但不能把全部精力和利润都放在上面。苹果擅长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有2-3个替代品,中国供应链企业也应该如此。在零部件建设层面,我们应该把一部分精力放在国产手机等其他厂商身上。
 
比如一些企业已经在多厂商布局,国内手机面板厂商兰斯科技开始积极与国内手机品牌合作。现在华为已经成为兰斯科技的最大用户,以至于即使有一天被苹果抛弃,也无法生存。
 
当然,这也将成为一种趋势,因为如果国内供应商无法分享苹果生态系统的高利润,随时处于被抛弃的危机中,他们自然会转向服务其他增长势头更好、稳定性和确定性更好的厂商。供应链中能够满足苹果需求的厂商自然有一定的经验推动国内厂商的需求和产能升级,与国内手机厂商的需求相对匹配。
 
其次,客户多元化发展,新业务空间向笔记本、PC、VR等上下游方向拓展,尽可能投入更多R&D,提升技术和产品质量,实现不可替代的价值。
 
此外,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是制造业的未来。我们知道,中国制造业的核心优势在于中国制造业产业链相对完整,有一批技术熟练的产业工人在场。这些技术熟练的产业工人在世界上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但从制造业的现状来看,该行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正在下降,很多年轻人越来越不愿意进入制造业领域。相应的,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提货,这是国内制造业的优势在未来能否保持的一大隐忧。
 
中国的制造业不像欧美发达国家,自然发展到顶端,然后全球化,向张之路扩张。反而在制造业的产业基础和科技水平还处于发展阶段的时候,资本、劳动力和人才就远离制造业,流向房地产、互联网、金融等收益快的领域,对实体经济和制造业缺乏真正的敬畏和重视。
 
对于国内制造业来说,产业升级和留住产业工人是非常困难的。如何在全球制造业再次分工之前形成核心优势并向上游移动,也是国内制造业需要考虑的难题。
 
事实上,苹果的做法也给厂商敲响了警钟,如何保持制造优势,如何确保供应链厂商的核心价值观和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自己的核心腹地不可替代,永远拥有Plan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