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1-10-09 17:10 的文章

新能源汽车也有“越来越多的烦恼”:节假日期间

今年国庆假期,“新能源汽车充电难”等诸多话题冲上社交媒体热搜,讨论量居高不下。
一位从深圳开车回湖南的新能源车主表示,10月1日离开广东深圳,前往湖南耒阳服务区时,“为了给车辆充电,在高速排队4个小时,又充电了一个小时”。最后“怕堵车提前查路况”的车主,本来要开8个小时的车,最后“一共花了16个小时才到家”。
另一位车主的评论也引起了不小的共鸣:“为了排队充电不敢上厕所,只能排队等。”
另一位在高速公路上堵车的新能源车主说,“剩下的电不多了,完全没电就不敢开车,不敢开空调,差点中暑。”
因此,很多在假期出行的新能源车主发现,他们面临的是一个头疼的问题:出行容易充电难。我该怎么办?业主“八仙过海显神通”。
比如“8小时车程16小时到家”的尴尬经历,让很多新能源车主开始绞尽脑汁想办法。
一位小鹏P7车主向本报记者讲述了他“从苏州开车到上海几天,然后再开车回来”的度假过程。车主表示:“总的来说,江苏、浙江、上海的充电站还是比较多的,分布也比较合理,但要时刻注意大屏幕导航中充电站的提醒。“这是第一次开新能源车玩,所有的出行路线都要围绕充电站来设计,这样我们就没有太多的心思去玩迪士尼乐园,只是想着出去玩一会儿怎么利用吃饭时间充电。”
一位李一车车主和一位比亚迪宋plus dm-i车车主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认为“即使是在郊区城市短途出行也要做好准备”,但他们也认为“这个时候,如果不抢充电桩,就不会去。出门前充电加油。”
上汽通用五菱旗下“神车”洪光mini ev的一位车主直接表示,“对我那120公里的‘老人音乐’从来没有太大的需求”,“这个时候我真的很想去别的地方玩,要么是借亲戚的钱,要么就是干脆租一辆燃油车,不过还有两个比较机智的方法,一个是不要在家里任何地方睡觉,另一个就是提前订好度假酒店‘孵化’。
车企无奈的回应:“一定要尽力协调”“直接来吧”。
对于“订酒店吃饭逛逛”的度假计划,加缪的一位内部工作人员认为“这是个不错的选择”。“目前加缪已经将充电站普及到一些高端五星级酒店。如果选择入住这样的酒店,新能源车主不仅可以免费停车,还可以享受便捷的充电服务。”
但实际情况决定了“在酒店购物”只是一个相对美好的愿景,更多的新能源车主在假期高峰期仍要长途跋涉。
从蔚来汽车客服的回应来看,这种“假日出行难收费”“假日出行高峰时会增加”的帮助反馈信息,客服表示“国庆出行期间,我们相应部门的人员都在全力从事这方面的协调工作。如果用户有充电需求,确实无法排队,可以联系我们。即使在没有网点的地方,我们也会尽力协调,不会把车主丢下不管。”
Xpeng Motors给出的建议与上述P7车主在小鹏的出行计划类似。“如果用户在出行高峰期跑长途或者开车去中小城市,可以在官方app中输入长途旅程的起点和终点,查询途中经过的充电站,提前制定长途充电计划,app中的站点信息会实时同步。”
客服还表示,目前Xpeng Motors内的充电站正在陆续增加。如果是比较偏远的城市,可以使用便携式充电枪。“但是它的输出功率比较小,而且插座必须符合一定的标准。在收费方面,我们还是建议用户提前规划。”
前面提到的洪光mini ev车主也告诉记者,“买车的时候,销售客服告诉我可以用便携式充电枪,连接家用220V电源就可以充电,但是功率小,充电时间慢。销售客服明确表示,这款车不适合出行,只能上下班。”
与纯电动产品相比,混合动力和增程式产品更加灵活。LI的客服直接向车主建议“选择长途出行的加油模式”,而前述比亚迪宋plus dm-i车主也告诉记者,此前在店的销售在购买时就表示“充电不方便时可以切换燃油模式,非常方便”,而他选择购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快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迎来了“充电难”的痛点。
但无论是详细的出行计划,还是企业的多方努力,很多车主还是会遇到不愉快的充电体验。
一位国庆期间在西南地区出行的比亚迪韩车主“因为充电体验非常差,所以兴趣缺缺”。“他一路开了4000多公里,在高速服务区遇到了十几个充电站,其中只有两个能补充一餐350公里左右的实际续航,还有一些是:整个充电站被切断,网络被断开,燃油车占用空间,充电线不够长。我甚至遇到过一个充电桩,电线里的铜线露在外面,火花四溅。我还遇到一个车站,门卫不让我开车进去收费,投诉也没用。”
前面提到的小鹏P7车主也告诉记者,“充电站会出现不可控的情况,比如我已经把车停好正常充电了,还有人去一公里外的餐厅开始吃饭,但是手机APP突然提示充电失败,这个时候很尴尬。我应该回来检查还是继续吃?”
根据行业分析,首先是公共充电桩数量不足,利用率参差不齐。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日益普及,高速公路休息区等部分区域充电桩数量严重不足,影响了新能源汽车的出行。其次,充电桩“有人建,没人管”,布局不合理,维护不到位。故障使资源闲置浪费。此外,由于卡车和桩制造商众多,标准不够统一,充电接口不兼容。
一方面,迫切需要正视和优化各种问题;另一方面,是新能源汽车充电需求的快速增长。
据央视《经济信息网》报道,10月1日,国内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充电量达到142.92万kWh,接近平时日充电量的4倍,创历史新高。10月1日至3日,国家电网充换电服务网络总充电量同比增长59%,其中高速公路充电设施充电量同比增长56.52%,城市充电设施日充电量同比增长75.23%。
国家电网表示,充电能力创历史新高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增长。截至9月底,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678万辆,今年新增登记187万辆,是2020年的近1.7倍。
如此大的耗电量和频率考验着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的保障供给能力和应急服务能力,相关部门正在加快建设步伐。9月26日,在加快交通领域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办公厅表示,目前,我国高速公路充电桩数量已达10836个,新增充电桩服务区95个,充电桩服务区2318个。公路和水陆客运枢纽充电桩建设也在加快推进,为新能源电动汽车用户绿色出行提供便利。
同时,作为收费模式的重要补充,工信部和能源局此前也发布了试点计划。国家发改委工业司9月初对换电模式进行了调研。上个月,中汽协还就《电动乘用车共享换电站建设规范》团体标准征求意见。
此外,换电已连续两年列入政府工作报告。9月22日,中石化宣布计划到2025年建成5000座充换电站。
随着固态电池技术、快充技术、换电技术的成熟和广泛应用,供需失衡得到缓解只是时间问题。然而,构建一个布局合理、效率高、完善的收费服务网络成为一个需要突破的关键点。如何利用大数据技术分析“建在哪里”“建多少”,如何将公共充电桩和个人充电桩互联成网,提高服务效率,是全社会需要共同努力解决的方向。只有有效解决充电问题,新能源汽车才能真正走进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