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工作 2021-09-30 11:53 的文章

德国大选尚未尘埃落定。中德关系成为讨论的焦

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结束已有数日,“默克尔时代”正式落幕。然而,谁是默克尔的继任者,如何组建新内阁,目前还没有定论。在被称为“可预见”的德国政治中,这种情况非常罕见。《纽约时报》报道,全世界的目光都在盯着柏林。
 
组建内阁的主动权掌握在“小党”手中。
 
根据德国联邦选举委员会公布的初步计票结果,社民党以25.7%的得票率领先,以微弱优势险胜默克尔的联合党。鉴于两大政党没有获得过半选票,需要联合其他政党组成联合政府。社会民主党此前曾表示,不愿意与联合党联合执政。因此,根据各方宣布的组建联合内阁意愿,各方分析认为,目前最有可能的方案是由社民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组成的“红绿灯”联盟或由联合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组成的“牙买加”联盟。如果这两种情况中的任何一种成为现实,这将是德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首次出现三党联合政府。
 
目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和联盟党总理候选人拉什特都表现出了组建内阁的强烈意愿,但组阁的主动权被广泛认为掌握在绿党和自由民主党手中,他们在组建联合政府的过程中处于“为王”的有利地位。
 
而社会民主党和联合党也在逐渐展开争夺盟友的激烈战斗。9月17日,德国现任副总理兼财政部长肖尔茨表示,他对社民党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的谈判持乐观态度,因为这三个政党有“共同的发展理念”。然而,情况可能并非如此。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在环境和金融问题上一直有不同的政治理念。决心推动“绿色社会革命”的绿党认为,国家需要大量资本来推动能源转型。不过,自由民主党反对国家干预经济,主张减税。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将率先进行双边会谈,寻找可以相互妥协的领域,然后开始与社会民主党或联合党谈判组阁。自由民主党主席林德纳承认,绿党和自由民主党的分歧是最明显的,“我们率先达成协议是非常重要的”。
 
在组阁谈判形势尚不明朗时,9月28日公布了大选后的第一次民调结果。根据德国最大民调机构Infratest Dimap的调查结果,55%的民众支持“红绿灯”联盟组建德国新政府内阁,而只有33%的民众支持“牙买加”联盟。调查还显示,如果总理能够直接当选,肖尔茨的支持率为62%,而默克尔对拉歇特的支持率仅为16%。左翼政党成员、图林根州州长拉梅洛表示,民调和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选民希望社会民主党领导内阁的组建,如果社会民主党没有完成内阁的最终组建,将“违背选民的意愿”。
 
德国的内政和外交将面临一定的变化。
 
9月27日,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国欧洲学会德国研究分会、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德国蓝皮书:德国发展报告(2021)》(以下简称《蓝皮书》)。根据蓝皮书,在新政府的领导下,德国的内政和外交将发生变化。
 
在内政方面,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德国国民经济已经呈现出技术进步、人口结构变化、向气候中立和经济转型等多种长期变化。面向未来,德国的经济政策不仅要应对疫情带来的危机,还要提高德国和欧盟的经济韧性,增强经济增长潜力。《蓝皮书》将未来德国经济政策的取向概括为三点:短期取向,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危机,振兴德国经济;中期定位,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实现环境可持续的可持续增长;长期定位,完善内部制度,维护社会市场经济秩序,构建以欧洲为基础的自由公平的国际贸易关系。
 
外交方面,随着近年来德国外交政策日益欧化,《蓝皮书》预测,德国大选后的全球角色也将主要通过塑造欧盟来实现。德国大选可能引发的“欧洲领导真空”也引起了欧盟的担忧。例如,法国政府希望在柏林组建内阁的谈判不会拖得太久。
 
德国外交政策协会学者罗德里克·帕克斯认为,当前复杂的国际形势对欧盟领导力提出了新的要求,要求德国走在前列,采取更加积极明确的立场,将利益、价值观和长远规划结合起来,发挥新的领导力。然而,德国仍“没有走出舒适区”,就像它在处理欧洲债务危机时一样。
 
分析认为,这与欧洲内部的差异以及政策协调的难度有很大关系。2020年,德国在欧盟外交事务中没有进一步走向多数表决机制,未能推动“欧洲军”的组建,加强欧洲防务一体化。2020年下半年德国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期间,包括《欧洲复苏计划》、《英欧协定》和《中欧投资全面协定》在内的所有重要决策几乎都是在最后一刻达成的。从主观意愿来看,历史经验教训让德国对其宏大的地缘政治战略和自身野心保持谨慎。在客观条件上,欧洲内部的投票机制、权力对比等因素也对德国的领导力起到了制约作用。也就是说,如果德国想在欧盟发挥一些人期待的领导作用,还是有很多限制的。
 
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是“谨慎乐观”。
 
默克尔的离开指日可待。不可避免地,德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让人议论纷纷。
 
外交实用主义是默克尔的重要政治遗产之一。在欧盟将中国定位为“合作伙伴”、“经济竞争对手”和“制度对手”的三重定位中,默克尔始终奉行合作导向的对华政策,反对美中“脱钩”。然而,在默克尔任期结束之际,德国国内一些主张调整对华政策的声音开始浮出水面。在德国政府2020年9月发布的《印太准则》中,核心思想是减少所谓德国和欧盟在产业链和供应链上对中国的单边依赖。分析人士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国政府对华政策的调整线索已经出现。
 
人们注意到,尽管几乎所有德国主要政党都在选举政纲中专门提到了“中国”,但外交政策并不是今年德国大选的主要议题。分析认为,就当前形势而言,无论是肖尔茨还是拉歇特接任德国总理,德国对华政策短期内都应保持连续性和稳定性,“谨慎乐观、稳中求变”是主流观点。
 
社民党在竞选纲领中提到,德中“利益和价值观冲突”日益加剧,但肖尔茨也明确反对任何“脱钩”的假象。社会民主党主席团成员、莱法州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长亚历山大·施韦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社会民主党致力于与中国保持对话。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作为默克尔的党内继任者,拉歇特在9月19日大选前的最后一场电视辩论中明确表示,德国必须继续成为“中国可靠的伙伴”。
 
根据《日本经济新闻》的分析,中德关系最大的变数可能来自绿党总理候选人贝尔·伯克。虽然贝尔伯克的“总理梦”已经破碎,但绿党很有可能会被分配到新政府的重要位置,比如贝尔伯克将担任外交部长。在此前的选举电视辩论中,贝尔伯克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立场”,声称德国应该对所谓的“中国侵犯人权”问题“表明立场”,并以此为由反对欧盟与中国签署《中欧投资全面协议》,呼吁欧盟实行“共同对华政策”。
 
 
无论如何,“密切的经贸关系是中德关系的压舱石。”《慕尼黑信使报》援引专家的话称,德国新政府应该奉行务实的对华政策。默克尔担任总理的16年间,中德经贸发展迅速。2020年,中国连续第五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接近2130亿欧元。西门子能源集团监事会主席凯撒在德国大选投票后表示,德国经济界愿意扩大未来与中国的关系。
 
中方一贯重视发展对德关系,认为中德关系稳定健康发展符合两国共同利益。中国驻德国大使吴肯9月27日表示,无论德国新政府采取什么样的执政组合,我们都希望德国各方能够贯彻务实合作的对华政策。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愿与德国新政府一道,维护中德关系,保持中德对话合作,继续本着互利开放的精神,推动两国务实合作,在相互尊重、求同存异的原则基础上,推动两国关系稳定、影响深远。